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码住

Hush:

码住,从来没学会过,到时候试试~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开宝|古灵三人组】逃亡

○假的翻译腔
○据说是正剧风
○时间线在古灵星毁灭后,多伤恶到达星星球前

  古灵星幸存者的逃亡之路并不平坦,三个尚未成熟的守护者经历无数追杀,倒底是栽了。
  追杀者已踏入古灵星三超人的飞船,短兵相接,乒乒乓乓从飞船头打到飞船尾。
  “该死的!”多心狼狈躲过一柄长刀,压低声音向同伴嘶吼,“那个盒子!藏好!”
  我们还能往哪里藏呢?女性超人揉揉因超能力使用过度而酸涩红肿的双眼,复而收紧了手臂,拳头大的匣子被她死死地禁锢在怀里。
  “龙吟风——”恶心勉强放出技能,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威力缩水了一半。他喘着气扫视一圈密密麻麻的敌人,趁着龙吟风的空档咬着牙拖着流星锤与同伴汇合。
  敌人很多,他们只有三个人,三个透支超能力的人。
  “保护盒子。”多心言简意赅,语气中透露出决绝的意思。
  危急时刻,恶心突然表情狰狞了一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想这可是恶心极了。”
  “什……”伤心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因为恶心粗暴地扯开伤心的手,夺过匣子。
  “你疯……”多心的话梗在了嗓子里。
  恶心将匣子一口吞了下去——天知道拳头大的匣子他是怎么咽下去的——然后,疯狂干呕。
  “你的确是疯了。”多心低骂着扶住了恶心。
  “保护盒子,伙计,上个保险而已。”恶心扯出个笑,又呕了两下,“这感觉果然恶心极了——哦,我是说,能战斗就不要束手就擒。”他挣开多心的搀扶,故作轻松地拎起了流星锤。

  然后?寡不敌众。
  再然后?被俘虏。被拷上手铐,被绑起来,被扔进飞船残骸里审问。多亏了恶心,盒子没被搜出来。
  再再然后?
  “当然是逃出来了。你吞了盒子之后没多久就晕厥过去了。说实话,当时正打着呢,敌我双方都吓一跳。”
  这是恶心与多心的问答。简陋的山洞中,仨超人动弹不得,并排躺在石床上,身子底下铺着薄薄的兽皮,柔软而又(因为底下是坑坑洼洼的石板)硌得慌。
  “那我们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动不了了?”
  “逃出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受伤了,我是说我和伤心。至于你——伙计,你摊上大事了。”
  “我相信世界上没有比吞那个盒子更恶心的事了。那真是意料之中地恶心极了,我记得上面沾了几个脏手印,有刀痕,灰尘,还有战火和硝烟的气息……哦,我不能再说下去了。”
  “好吧,你感受一下自己的身材?我直说了吧,因为盒子里的东西不断散发能量,然后被你吸收储存,你发福了。多了个啤酒肚。”
  “这有什么恶心的?”
  “……比如你的征婚计划失败了。”
  “你赢了,多心。”
  “对了,盒子还在你胃里。”
  “呕……”
  “好了好了,盒子已经划开肚子取出来了——多心,别折腾他了,你伤心就让他难过,我也伤心啊。”女超人看上去悲伤极了,却没有想从前那样随心所欲地哭起来。家乡毁灭的经历似乎压抑了她的本性,让她没时间哭,没精力哭,也不想浪费体力去哭了。
  多心冷哼了一声,“他翅膀硬了,一言不发就要豁出命去,当我是干什么的!”
  “难道我保护古灵星唯一剩下的东西还有错吗?命是我的,死了也是我自己的事。”
  “呸,你是我的!你们都是我的东西!”
  山洞里陷入一阵难言的沉默。

【大概没有后续系列】
【碎碎念↓】
  多心本来想自己送死来着,那个用来提高战斗力的自毁模式(是叫这个名吧?)他就是想说你不要死啊,要死也是我死啊balabala,但是恶心也很委屈啊,勇于牺牲还要被骂。伤心……感觉跟原来哭起来淹了自己一比,新的一季里很有分寸了,都知道眼中含泪忍住不哭了
  其实一开始是关于恶心超人为什么怀了,呸,胖了,冒出的脑洞。_(:з」∠)_
  感觉古灵星三人组的相处模式很奇怪啦……写不出来。

【粗心】取钱记(中)

○预警:突变第三人称
○内含(我自认为粗心会说的)天真的大道理
○怪叔算半个主角
@林勺是条银龙鱼 点梗成催更,我的错_(:з」∠)_可能会有和期待中不一样的地方,(下)篇会尽快赶出来,那篇会回归粗心第一人称的。

  都说警察总是姗姗来迟,实际上也是因为情况发展太快。
  比如现在。
  “里面的人放下枪……”机器人警察举着大喇叭冲银行喊。
  粗心看到警察叔叔来了,眼睛一亮,他扛着聚能炮没动,和善地对抢劫犯说:“大叔,警察来了,我觉得你可以去自首了。”
  抢劫犯大叔自暴自弃地扯下头罩(露出里面的开心超人面具——路边摊上五块钱一个的那种——用作双重保险),把枪扔到地下,又泄愤般一脚踹得老远。“你怎么不把我押过去?”他问:“自首好像能减点刑吧?”
  “你不是坏人。”粗心笃定地回答,“我看得出来。”
  “像我这样的都不是坏人?”大叔嗤笑了一声,“那世界上也没坏蛋了。”
  粗心皱着眉头想了好长一会儿,又直视着对方暗红色的眼睛看了好长一会儿,嘟囔了一句:“我就是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
  小超人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世界上本没有坏人,只有做错了事的人。”
  大叔看着小超人澄澈得望见底的眼眸,半晌才吐出话来:“你们超人都这样吗?”
  他的话被淹没在一片喧哗中。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

  “放开你手中的人质!”一脸正气的警察指挥着同伴包围银行,并尝试与犯罪嫌疑人沟通。
  幸运的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变故,满银行的人质都逃光了,只剩下嫌疑人挟持的那个。
  可怜的先生,被一门大炮指着,一定很害怕。警察悲悯地想。

  “大叔,你刚才说什么?”粗心问。
  “没什么,”大叔敷衍道,神情里有点妥协的意思,又嘟囔道,“我还从来没投过降。”
  粗心露出一个鼓励的笑,“不,这不是投降,而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遵守法律是星星球每个公民的义务。”
  “我可不是星星球公民。”大叔低声道。一扭头,他突然看到了银行柜台里探头探脑的娃娃脸同伙,那个傻小子着急地冲自己打手势,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来。
  眼里闪烁的动摇与妥协消失不见,他低声道:“我可不是星星球公民。”
  他对小超人露出一个假模假样的笑:“带我去自首吧。但我怕他们要政绩,不分青红皂白就……”他耸了耸肩。
  “要相信警察叔叔呀。”
  “好的好的!”大叔不耐烦地打断小超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傻小子同伙,用眼神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大踏步走向被警察包围的门外。
  粗心抱着聚能炮小跑着跟上他。炮口好巧不巧地正好对着大叔。

  大叔推开门,侧身让出空间以供粗心出去。然后从兜里掏出烟雾弹,拔插销,扔出去,回旋退回门内,反手关门,一气呵成。
  他马不停蹄地冲向柜台,单手把娃娃脸同伙拎起来,夹在胳肢窝底下,“出口在哪儿?”
  娃娃脸指了指被警察包围的门口。
  “我是说我们的逃跑路线!”大叔没回头,照着这傻小子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哦哦哦,右转。”娃娃脸捂着脑袋,然后,他慢半拍地发出一声抑扬顿挫的音节,“啊哦。”
  “怎么了?”
  “将军,你刚才扔的,是烟花——我们过年刚买的,灯泡公司的‘战争与和平’系列,粗心超人研发并授权的……”
  听到烟花两个字,大叔僵硬的回头看门口。
  烟花窜上天空炸开,白亮得刺眼的光被天空吞没。
  出乎意料的是,小超人被警察团团围住,看上去茫然而无辜,乌泱泱的人吵吵嚷嚷,反倒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真正的犯罪分子。
  “将军?”娃娃脸止了话头。
  “有人做了替罪羊。”
  “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趁机跑呗。”他换了个胳膊夹同伙,顺手从未交易完的柜台上抓了把钞票,“我们可没时间心疼那个可怜的超人。”
  “我们可是反派。”他自言自语,“没错,我们可是反派。”
  “将军,你在说什么?是说欠的水电费终于有着落了?”
  “是说市区放烟花拘留十五天,笨蛋!”

点梗

迟来的50fo点梗

点梗时间情人节一天(嘿我真会挑日子),逾期删除tag
会在评论区挑一个梗写,开宝全员不限

感谢你们关注我这条咸鱼_(:з」∠)_
比心♡

【大小怪】南柯一梦

○作者啥都不知道,就知道瞎扯

○基本走原作,带私设。

○大大怪小兵和小小怪长官的故事

○梦境和现实交替,笔力不足可能会写不好,欢迎指点

1、

  那时他还是个小兵,如果没有那位长官选他的话就要强制退役了——按灰心星球的规矩。

  所以他对那位长官是恭敬而感激的。

  长官办公室的门开了,光线从小兵背后投射入室内,小兵站得笔直,抬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铿锵有力道:“报告长官!小兵大大怪,愿听差遣!”

  长官沉默了一会,回答道:“好。”

  他松了口气,满心欢喜,没有注意到长官手里掉下来的薯片袋和那惊异的眼神。

  2、

  跟了小小怪长官之后,他们就一块儿被送去外星执行任务。

那个星球叫什么名字来着?星星球?挺有意思的名字。

  3、

  长官的军衔是下士,这对于长官的年龄来说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所以长官也是个相当了不起的人。小兵坚信。

  但是……

  “长官,我们的陷阱在哪里呢?”

  “在我们脚下呀。我记得是个深坑来着。”

   可能有时会不太靠谱。

  “长官,既然踩中自己的陷阱,那一定准备了出去的后手了吧?我们怎么出去呢?”压住火气,语气再温和一点,那是长官,不能以下犯上。

“用饭勺挖地道呀。”

  是太不靠谱了吧!

  幻想破灭的小兵出离愤怒了。撂了两句狠话,起身三下两下借凸出的岩石蹿了出去。

  长官抬头望了望他,眼神晦涩不明。

  小兵回了下头,还是走了,他要自己完成任务,才不要带这个拖油瓶长官。大不了功劳不要了,总比啥也不干强。

  看人走得连影子都没了,长官耸耸肩,蹲下去认真的用饭勺挖地道。

 

  一小时后,任务失败,小兵很有反派特色地被打飞,在空中做减速运动加速运动最终很巧地落到原来的陷阱坑。现在受伤的他可蹿不出去了。

  他叹了口气,感觉人生都灰暗了。

“喂!小兵!”他听见有人在上面喊。

  抬头,望见娃娃脸的长官在上边笑嘻嘻地看着他。

  “长官,你是怎么出去的?”他惊道。

  “用饭勺挖地道呀。”长官一脸轻松地冲他晃了晃磨损的勺子。

“小兵别怕,我来救你。”

  一根绳子被扔下来,长官也随之跳了下来。

  绳子越来越靠近地面,靠近了,触地了,接着呲溜呲溜往下掉——小兵一脸生无可恋——长官没在绳子末端栓个重物,一卷绳子全扔下来了!

“哎呀,”长官挠挠头,“要不……咱再挖出去?”

“好。”他瞅了眼长官之前出去时挖好了的地道,咽下了质疑的话——长官这么做一定是有道理的!小兵掏出了饭勺。

一小时后,两人重见天日。

“咦?旁边怎么有个洞?”长官一脸惊奇,“难道是我第一次出来时挖的吗?”

“是的。”小兵很肯定地回答。

“那我们为什么不走现成的地道?”长官摆出一副【这孩子真傻】的表情来。

“……”

嘿你瞧我这暴脾气!

“哇小兵你怎么可以殴打上级,这是以下犯上!”长官捂着被敲的脑袋大喊大叫,也不知道躲,就知道皱着一张娃娃脸,瞪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人。

小兵深吸了一口气,回头捂脸——我的上司为什么这么可爱!

完全没法责备得起来好吗!

  4、

  将军府。

  金属质地的办公室门上挂着虚拟屏幕,闪烁着“大大怪”“将军”之类的字眼。

  办公室内,伏在办公桌上的青年猛然惊醒。他揉了揉额头。

  又梦到少年时了吗?

  年轻的将军回过头去,看向办公桌后巨大的星图,目光游移,最终定格在一个不起眼的星球上,他战后模糊不清的记忆大概与它有关吧——星星球。

 

TBC

(括号内都是废话,不用看)

(实在写不完了,这还是之前的存稿改了改,读起来可能有点断片orz,后续遥遥无期)

(最近大病小病一块儿赶,还要考试,忙到飞起,寒假也不会很闲)

(还有就是那篇小心主场的连载,先拖一拖更,顺便问一句如果直接坑了……算了我换一个问,不定时更和缓更选一个吧,我回头看了下那篇连载,可以存入黑历史系列了)

 

请假

因为身体原因(眼睛发炎),
外加手机泡水,
更新延迟
请相信我会继续下去的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13

●混合同人
●ooc注意,私设如山注意

  伪•电话亭(真•电梯)停了,玻璃门打开,倒出两个软成一摊泥的小孩和俩魔方。
  天真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锃明瓦亮的皮鞋,抬头一看,一个锃明瓦亮的脑袋。
  哇!光头!
  天真下意识地摸相机,想拍下来给李门老师:看,这世间也是有不戴假发的您的同类的。
  然而对方好像误会了什么,急忙退开几步,接着在嘈杂声中出现了好几双锃明瓦亮的皮鞋和锃明瓦亮的……枪口。
  喵喵喵?发生了什么?天真眨眨眼。

  那个“锃明瓦亮”当然是我们的13区负责人布莱克警长。
  布莱克警长本人刚从老爹古董店急急忙忙地赶回13区,原因有二:恶成龙和天邪分身。
  恶成龙是一个不稳定因素,那么俩分身呢?
  老爹慢条斯理地推了推小眼镜。
  本体可以与成龙斗个旗鼓相当的体术,还有虎符咒分离出来的、承认自己分身的身份的天真邪恶,面对超自然力量的平静……还有,老爹作为气魔法师的感应。还有的还有——那双鲜红的眼睛。
  “说到邪性的红眼睛,听起来也像是个恶魔。说不定跟圣主还有关系呢。”布莱克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我只能推测那孩子不是一般人,甚至可能不是人。不要妄下结论。好了,你可以走了,不要打扰老爹的工作。”老爹翻了一页魔法书,开始赶人。
  布莱克警长耸耸肩,抓起对讲机下达新的命令,起身离开。
  命令呢,当然是“防患于未然”的指令了。

  不得不说分身们是自投罗网,虽然这张网不一定能网住他们。但是要脱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超能力没法使。
  其实13区打算采取怀柔政策,可是刚打了一个照面就看见小孩摸“武器”,还对准了13区负责人,这麻烦就大了。
  天真握着相机,又眨了眨眼,试图打破紧张的气氛:“来张合影?”
  回答他的是枪支上膛的声音。
  好吧,打破僵局失败。
  邪恶撇了撇嘴,讽刺道:“行了,他手里就是个照相机,不是什么便携式炸弹,那玩意儿只有careless.S才会用。”
  还有会玩炸弹的同伙?得了,这下子本来还没把俩小孩放在心上的人都上心了。
  粗心:隔着个世界都在背锅。

  “哇噢,我错过了什么?”最终,僵局还是被打破了——被那个突然出现的小姑娘。
   “小玉?你怎么来的!”布莱克警长对成龙的侄女可谓印象深刻。
  “走楼梯呀。”小玉歪歪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被电话亭摇成土豆泥的天真邪恶正邪魔方:……心情复杂。

  邪恶坐在地板上,再次摁住大魔王魔方,认真地要跟布莱克警长谈谈。
  小玉一拍脑袋:“来不及了,龙叔抢走了符咒——我是说那个坏龙叔。”
  那还谈个鬼啊!
  对虎符咒的力量心有余悸的俩分身二话不说抄起魔方就跑,先解决主要矛盾再说其他的,道理讲不通就直接上手揍,解决了问题最后再澄清。←本体这种事办的还少吗?
  一干特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扬长而去,没一个撵得上的。
  “先追击恶成龙!”布莱克警长迅速下令,顺便手持对讲机在奔跑中给特工们解释事情始末,差点岔气儿。

  与此同时,小巷里,黑手帮菜鸡三人组:careful怎么还不来,又迷路了?

 

占tag致歉。
受电影1的弹幕(“开小这盾冬式的打斗啊”)启发,萌生出一个不得了的脑洞——
把阿卡斯最后隐居的“蓝星”看作地球的话(有些小说里以蓝星代指地球),或者宅家进行星际旅行,再或者粗小日常迷路到外太空什么的,再再或者直接穿越什么的——如果他们进入了漫威或者DC世界了呢?
妈耶了不得了不得了×
脑洞大出天际,字太多打不过来。

再就是角色定位。
我就捡着有意思的说说,全员厨畏惧打字速度。请在阅读时自行想象,不要拘泥于我贫瘠的语言描述。

开心甜心博士都是万金油式人物,搁哪儿都合适。【我错】

粗心,操作空间超级大。九头蛇的话,可以多一个夏日战士(笑),和冬日战士的性格相反,虽然很萌但是意外地会用天真的语气说出可怕的话,日常炸九头蛇基地,到处埋炸弹。好处是不用洗脑,因为自带失忆技能;而且不用提供武器,因为自备武器,随随便便就能从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摸出武器来(或者零件,然后光速组装),就算是扣一团泥巴也能改成黏土炸弹(导致武器研发部一直想挖墙脚)。
但是,出任务从来不杀人,哪怕是威力足以摧毁高楼大厦的炮弹在落入人群后也神奇地不会炸死一个人(不过重伤什么的肯定会有)。
坚信(←被哄骗)九头蛇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好人_(:з」∠)_
或者在复联,那就更可爱了。比如称贾维斯为“宇宙无敌超级霹雳管家”,称钢铁侠战衣为“小可爱”……【一季粗的梗】。和托尼关系很好,毕竟不是谁都能对托尼的坏嘴巴免疫而且还会改良钢铁侠战衣的。然而被捕风捉影的媒体说是“斯塔克的小私生子”_(:з」∠)_
很照顾吧唧,认为吧唧是他的弟弟Careful.S。

花心,这个!和!万磁王!技能多相似!【突然胡言乱语】尤其是(如果)失忆状态的花心,心里的执念只有找家人,瞅见老万,都是玩磁力的,就……要么暗搓搓地内心认亲但就不说,要么针锋相对,最后肯定会针锋相对的,毕竟理念不合,咱二花可是保护世界的小超人呢。
而X教授查尔斯,就给花心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和老宅一样是温柔治愈的人啊。(期间也许会碰出EC的小火花来?)

伽罗,emm,宇宙魔方?假的假的。

小心,依旧是可操作空间很大。九头蛇在失去冬兵后的冬日战士2号,更像人形武器,玩冷兵器比热武器杀伤力还大。但是出完任务,人倒一大片,没一个死的_(:з」∠)_话说小心真的和吧唧很有共同语言,可惜吧唧经历的更现实也更残酷。【突然消沉】
或者是小心站在正义的一方,像反派的正派23333。如果写[综]的话安排到哥谭就很美妙,不论是在阿卡姆还是正义联盟。
还有好多想法说不出来,唉,语废。

突然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粗心——Careless.S,小心——Careful.S。所以,这俩的组合名是不是可以叫双care组?【突然笑死】
等等,会不会因为相似的名字像代号,被认为是某个组织的搭档?
那么之前那的脑洞,结合一下,粗心是夏日战士,误入复联稀里糊涂当了间谍,还忘了自己是间谍,以为自己就是复联成员;小心是被复联误以为的冬日战士2号,然而本人和九头蛇毫无关系。再加上双失忆。……好精彩的一场大戏。

照我这个想法,大概猴年马月都肝不出来_(:з」∠)_
有人打算写吗?不写一起来开脑洞也可以呀!
希望能有时间写出来【摸摸自己的肝】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12

●私设如山不是盖的
●ooc!分身啊,大魔王伽罗啊,这性格跟原创也差不多了【茶】
●依旧,混合同人,雷者慎入

  不搞事的伽罗不是好大魔王。
  不知道为什么,邪恶的脑海突然出现了这句话。
  不,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手里蓝莹莹的、并且多了紫颜色包棱的魔方。

  大魔王伽罗也很气呀,好不容易出来搞一次事情,结果一个高仿战神勋章一个高仿魔方,就成功让他退避三舍,毁灭世界的美好蓝图还没开始勾勒就被撕了个稀巴烂。
  再次出来,哪怕是没能量不能化人形甚至不能化为电饭煲武器也不能阻止他那颗向往着毁灭世界的心。——魔方邪恶战戟曾经的宿主大魔王伽如是想道。
  所以,一切先从“越狱”开始,没错,越狱。虽然这地方包着一层柔软的布,也温暖舒适,但狭窄黑暗的环境可不是大魔王心中的友好待遇。毕竟大魔王伽罗不是伽罗,毕竟没点亮和小心心心相印的技能对吧?
  在看到“牢笼”开了一条缝之后,大魔王果断地逃窜了出去,结果迎面装上一个和他色号不同的魔方。
  大魔王:!
  这相似的形态,这熟悉的能量,这浑身上下令人厌恶的气息……难道……这就是已经被搞死的老对头正义之剑吗!
  毁灭世界先放一放,搞死老对头才是正事。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过上没有制约的幸福生活。
  大魔王摩拳擦掌,不,咔咔地转着转角再次撞了上去。
  对面那个浅蓝的魔方似乎不愿与他动手,矮身一躲,擦着边儿躲过去了。又转过去,费了点能量想放出个投影进行文字交流,随即被携着劲风撞过来的大魔王打断。
  眼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即将成功,斜里一只戴着浅紫手套的手掌抓住了大魔王。
  带有倒三角刺青的分身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所以我们有一个大魔王伽罗,还有一个滥好人伽罗?”邪恶攥住不安分乱窜的魔方,“天真,你说我把他砸了会不会解决伽罗的后顾之忧啊?”
  大魔王挣扎的动作一滞。
  “我建议不要这么做,否则伽罗就不是伽罗了。”天真捧着自己的魔方仔细研究。
  “哇噢。”邪恶耸耸肩。
  好吧,回归正题,正题是啥来着?
  “有伽罗就好办了,”邪恶冲大魔王魔方咧嘴一笑,“我记得上次4451阴谋,本体潜入国防部时大门密码锁就是伽罗开的,你不会承认自己比不过你的本体吧,亲爱的大魔王?”
  大魔王就这么半激将半胁迫地附到了电话亭上控制了电话。
  唉,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被用来撬国防部大门的能力被用到这上面,啧啧,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两大分身并肩走进了电话亭,拿起电话,拨号,然后——电话亭的玻璃门突然关闭,两人两魔方惊愕中发现墙面裂了道缝,吞进了电话亭,然后小小的电话亭像过山车一样疯狂地在黑暗中腾挪转移!
  WTF!

【粗心】取钱记(上)

●第一人称注意
●ooc注意
●粗心那么可爱,写他的人好少_(:з」∠)_

  我老老实实地坐在银行的椅子上转圈圈。
  原因是旁边的蒙面大叔在掏 枪时一不小心拐着了我的椅子,一条腿的、可旋转的椅子就很自觉地转了起来。
  转得我有点晕晕乎乎的。
  不过是可以原谅那位蒙着脸的大叔的,毕竟谁没个失误的时候。好吧,其实还有一点原因是大叔有双红眼睛,暗红的,很亲切——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弟弟。
  然后我耐心地等到椅子停下来,接着对银行职员说:“大姐姐,我真的忘记密码了呀。”
  职员姐姐抱着头缩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她看着我,终于抖着声音说:“快……快蹲下……”
  啊?
  为什么啊?
  还要帮博士取钱呢,我可是个能帮大人做事的大孩子了。
  脑袋突然被敲了一下,抬头一看,是淘汰很久了的星星球军队制式步枪的枪口,它的主人是那位蒙面大叔。
  “想死吗,小子。”大叔冲我笑了一下。
  这大概就是甜心说的“狞笑”了吧,很丑。我在心里评价,但没有说出口,就像不能说花心肤色偏深一样。
  于是我只是诚实地摇摇头:“暂时没想过。”
  大叔看上去很生气,但看到我正脸时往后退了一步,好像挺惊讶的。
  为什么呢?

  我歪了歪头,又正回来。
  唔,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忘了。
  哦,我是来帮博士取钱的,这可不能忘,信誓旦旦做好保证了的,一定要做到。
  我抬头,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是淘汰很久了的星星球军队制式步枪,款式落后,性能不佳,但是根据国防部的最新研究,只要稍稍改动……
  我的手有点痒痒。
  等我回过神来,蒙面地大叔的枪已经被咔嚓咔嚓地改装好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对他说:“对不起啊,一看到武器就想改装,老毛病了。”怕大叔生气,我急忙解释,“它现在可厉害啦,一般人都躲不开。”
  大叔沉默了半晌,艰难地开口:“一般人躲不开,你呢?”
  我实话实说:“躲不开。”
  “很好。”大叔点点头,抬枪对准我的脑袋,“不许动。”
  ???发生了什么?我这回又忘记了什么吗?
  我一头雾水。
  大叔笑了两声,听上去很得意。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抱头蹲下的人群,眯了眯眼,问道:“大叔,你是来做什么的?”
  “除了抢银行还能干嘛!”大叔又拿枪口敲了敲我的脑袋。
  “哦,原来是坏人。”我点了点头,从一条腿的椅子上蹦下来。
  大叔后退一步,喝道:“老实点,你自己说过躲不开……”
  他的话噎在了嗓子里。
  一把聚能炮离他的面门只有十厘米。
  我稳稳地扛着比我还宽的聚能炮,老老实实地回答:“对啊,所以我没想过要躲。”


不知道有没有(下),看有没有时间吧。
抢匪大叔是怪叔啊,对他和小心如出一辙的瞳色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