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

二、《与成龙历险记世界八字不合的小心》
  那个红眼睛的小少年就是小心。
  他盯着手里的魔方发愣。
  因为他刚才不对劲,很不对劲。“以多欺少,胜之不武”这句话不是他应该有的风格。他应该是随心所欲的、肆无忌惮的、狂放不羁的、胡作非为的……反正不应该是这种有正义气息的。
  对,他“应该”是这样的。
  那他以前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没有印象。
  小心用拇指摩挲着魔方圆润的棱角,半长的短发遮住了他的面庞,同样遮住了他的情绪。

  还没捋出个一二三四,他就感觉自己腰间一紧,然!后!被人拎着腰带拽出去了!再!然!后!被夹到了胳肢窝底下!一颠一颠地被携着跑。
  老子的刀呢!
  (刀:天道好轮回呵呵呵呵呵……)

  怒不可遏的小心扭头看到了正在倒塌的高楼,勉强压下了火气,这算是被救了,虽然自己完全不需要。
  之前刚打了一架,现在夹着小心一边大喊大叫一边逃命的家伙终于一把抓住路灯的横杆,吊在了路灯上,稳定了下来。大概是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劲儿也松了,左手抓住横杆,右手一泄劲又从携着人变成了垂下手臂抓着腰带。
  腰带质量很好。可以放心。
  然而金属制的腰带扣在之前打斗的‘啪唧一摔’中……裂了一道缝。
  现在,腰带扣发出了一声破碎的悲鸣。
  猝不及防没有借力点的小心吧唧一声摔到了地上,脸着地。
  成龙挂在路灯上看着手中坏掉的腰带一脸懵逼。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小心像翻烙饼一样翻了个身,面无表情地看着成龙。他该感谢自己的战斗服有松紧带吗?
  成龙在路灯上干笑了两声。
  小心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转身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走回来,朝路灯杆踢了一脚,走了。
  成龙:感觉自己逃过了一劫。(还以为要再打一场呢)
  “嘎吱——”路灯杆发出了一声断裂的悲鸣。
  “No!Help!”
 
  现在的孩子,果然还是作业太少。     ——by总是被孩子坑的龙叔
 
  拍拍土走人的小心正在很有目的性地走路,他要回黑手帮基地。
  但是,熟悉小心的人都知道接下来是一场悲剧。至少小心手中一闪一闪的魔方就很清楚。
  然而能量耗尽的家伙没资格说话,连提示4451的资格都没有。
 
  小心感觉魔方在手中跳了一下。错觉吗?他脚底下走路不停,手上像顺猫毛一样摸了一把魔方。
  看来我很喜欢猫。小心冷静地补充自己的记忆档案。
  至于魔方,小心有点疑惑。他总是下意识地呵护好这个魔方,哪怕刚才他打架打得自己灰头土脸的,魔方依然被他护得干干净净、毫发无损。但是潜意识又告诉他,一定要把这个蓝莹莹的东西揍一顿,不是因为恨,而是……爱?嗯,不是爱情,是爱。
  我打一个魔方干嘛?打坏了自己还心疼。小心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
  至于恋物癖?无稽之谈。他很清楚。即使这种感情是更古怪的“高于爱情”。
  随手扶了个老奶奶过马路,小心回过神来更感觉自己莫名其妙了。我做好事干什么?我的宗旨“应该”是随心所欲,为什么会违背自己的宗旨而去帮助他人呢?
  想不通。
  头钝钝地疼。
  算了,想不通就暂时不想,也许星空璀璨的夜晚是个思考的好时机。
  唔,说到回去,黑手帮是在……东边儿?
  少年充满自信地朝西边走去。
 
  这就是为什么,熟悉小心的人都知道接下来是一场悲剧。
—————————————————— 
  一小时后。
  圣主:(看向影武士)你说忘了把那个小家伙带回来?
  一天后。
  瓦龙:我救回来的人不知道完成任务了吗。
  一周后。
  瓦龙:卧槽人呢?圣主!!!
  一个月后。
  瓦龙:(不抱希望)算了,大不了再找一个能打又听话的手下吧。(于是招到了阿福)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