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

四、《黑手帮日常(下)》
  小心靠在客厅的墙上,手上拧着魔方,眼睛看着阿奋。
  “名字叫弗兰克,”手里提着小熊玩偶的拉苏插嘴,“要小甜饼吗?”
  “不了,谢谢。”小心摇头。
  “当然。”阿奋抖了抖睡衣,“哦,上帝啊!前几天轮到谁洗的衣服,上面还有洗衣粉!——弗兰克是个可爱的好孩子,至少在我眼里是,所以我尽量在他面前维护成功人士、好叔叔之类的形象。”
  “嘿,伙计,别忘了我的一份儿,还有咖啡。”周因为近视,在家里还戴这那副八百年不摘的橙色近视墨镜,“至于衣服,这几天我们都不在家,只有头儿(阿奋和拉苏都露出了[你疯了吗]的表情),呃,或者,阿福出院了吗?”
  “出院了。”路过的特鲁不太高兴地补充了一句,走了。因为阿奋先跟他不对盘,所以他现在看阿奋也不大顺眼。
  “阿福?”尽管没多大兴趣,小心还是用疑惑的语气问出来了。
  “一个骚话王,嗷!”阿奋被拉苏一肘子拐的有点懵。
  “不要教坏小孩子。”拉苏嗡声嗡气地回答,起身去厨房找小甜饼,“我也是有侄子的人。——还有周,咖啡是不会给你的,除非你想失眠,或者自己磨咖啡豆。”
  “我喜欢咖啡,但是我累瘫了。”周耸耸肩,“话说也是缘分,我们三个都有侄子。——至于阿福,忘记阿奋的话,那只不过是个打架时喜欢大喊大叫的老兄而已。”
   不,小心没法忘记,并且开始感兴趣了。
“总之,careful,看到你和我侄子差不多大,我就总有种头儿雇佣童工的罪恶感。”阿奋使劲儿地搓睡衣上的洗衣粉,顺便夸张地抱怨,“哦天呐,作为犯罪分子怎么会有罪恶感!头儿要是知道了会扣掉我的年终奖的。”
  “没错,阿奋,你很有觉悟。”碰巧下来倒杯水的瓦龙露出一个独属绅士的微笑,“你的年终奖没了。”
  NO!阿奋一巴掌糊上了自己的额头。
  “不过你倒是启发了我,所以,下不为例。”瓦龙看向小心,“我记得成龙有个侄女,名字叫小玉。”
  小心不明所以地对上瓦龙的目光。
  “老大,我们从来不干绑架小孩儿的活计的。”周举手发言。
  “蠢货,我怎么可能干那种没品的事。”瓦龙带着优雅的气质骂人,看上去很酷炫狂霸拽,“作为唯一的童工,careful,上学去吧。”
  “老大英明!”×2
  小心:???不是很懂你们黑手帮。这时候还是点头比较好。
  黑手帮在场的两个爪牙:不我们也不是很懂,但这时候只要称赞老大就好了。

  瓦龙有什么计划呢?很简单,和小玉做朋友,套话。至少要汇报小玉请假的日期,毕竟这个小姑娘可不是安分的主儿,偷偷跟着成龙行动多少回了,掌握她的行踪就等于掌握成龙的行踪,哪怕不是抢符咒活动也有机可乘。
  如果只是绑架,那得让成龙知道吧,成龙都知道了,有的是时间联合十三区做好准备还让绑架者看不出来,黑手帮妥妥的失败没商量。
  而且绑架小孩,在瓦龙眼里,确实没品。
  说得跟骗小姑娘就有品似的。不是很懂你们绅士的脑回路。阿奋又看了眼沉默寡言(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小心,感觉这种计划根本不可能成功。
  算了,让小心有个地方呆着也好,省的再迷路让他们找上两个月。
  头儿在小心刚加入时很明确地跟他们老成员说过,遇不上成龙的活动他们自己都能解决,遇上成龙的活动必需叫上小心。
  多么痛的领悟。
  那么问题来了,阿奋看了一眼抱着魔方的小心,问道:“如果我们有活动需要带上上课的careful,那该怎么办?”
  “请假啊。”瓦龙理所当然地回答。
  神TM请假!按你的套路,是不是敌方可以根据小心的请假日期掌握我方的行动日期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