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阿德里往事

○主伽罗
○私设、bug满天飞←欺负阿德里戏份少

1、
  伽罗热爱着自己的故星,就像每个军人热爱着自己的祖国那样,平凡而又坚定。
  后来他受封战神,这份热爱便扩大到对民众的负责。
  他觉得自然而然。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所以每次战争的最后一刻他都按捺不住燃烧生命以减少战士伤亡。
  所以别人说伽罗是最历代最特殊的战神,与其叫“战神”,他们更乐意称呼伽罗为“阿德里的守护者”。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然而伽罗却在不知不觉间转化成了守护。

2、
  阿德里是一个环境恶劣的星球。
  正因如此,阿德里才孕育出了一支战斗种族。
  正因如此,阿德里才需要四处征战,获取资源。
  正因如此,阿德里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军国。

3、
  在参军之前,伽罗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些话意味着什么。
  在成为战神后,伽罗也没有深入思索过这些话背后的血腥。
  因为他的主场是前线,眼前有的是凶悍的敌人,是受伤牺牲的战友,而没有处理后续。
  他以为自己是英雄,是正义的一方。然而那次,赤裸裸的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那是一次小到不能写进教科书的战役。
  打完仗,作为“战”神的伽罗就没事干了。包扎完伤口的他实在不想躺在棺材板似的病床上,便去找发小阿卡斯。
  陌生的星球上,独属阿德里的能量波动很明显。
  不对,有血腥味儿。伽罗皱了皱眉,额上的战斗墨镜随即滑落到眼前。
  不是把这个星球的土著都俘虏了吗,怎么,暴动了?
  敛息,拐弯,眼前豁然开朗。
  伽罗瞳孔一缩。
  这是——!?

  临时凿出来的深坑中散发着浓厚的铁锈味儿,鲜红覆盖着暗红,暗红覆压着黑褐,黑褐黏着着黄土,层层叠叠,纠缠着数不尽的尸体——都是俘虏。
  新一批俘虏被押到坑旁,面色麻木地接受死亡,然后落入坑中。
  对面一字排开的阿德里士兵同样面色麻木地扣动扳机。金属质地的枪口闪烁着冷硬的光泽。

  伽罗愣住了。

  《星际公约》第九章第二十三条,不得屠杀俘虏。
  伽罗自我行为准则,坚持正义。
  可惜在目前的情形下,这两条守则就像个笑话。

  总指挥凯撒比阿卡斯先瞅见了不速之客,他乜了伽罗一眼,没动弹。
  红头发的副将跑过去,照着伽罗没绷带缠着的地方给了一肘子:“哟,伽罗,刚打完仗就出来浪啊。”
  发小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热忱,对旁边的惨剧熟视无睹。
  是了,他们已经习惯了。
  就像看到人杀猪那样习惯。
  习惯这种东西没有对和错。
  没有人会同情哀嚎的肥猪,伽罗也不会。
  但伽罗眼中看到的是人杀人。
  杀的是已经投降了的、没有反抗能力的“人”。
  这一点儿都不一样。

  一点儿都不一样。

  看着一直拥有一颗赤诚之心的阿卡斯,伽罗的嗓子仿佛被海绵堵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凯撒难得屈尊降贵,充当了知心大哥哥:“阿德里不是奴隶制星球,同样不欢迎废物——也没有资源去养那么多废物。况且我们不需要廉价劳动力。”
  “我们是军人,不是屠夫。”伽罗低声道。
  凯撒嗤笑了一声,“现在还弄不明白战争是个什么东西吗。”
  伽罗不说话了。

  至此,伽罗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在掠夺侵略,而不止是保卫家园。

4、
  但是无论如何,伽罗都爱着阿德里。
  就像一个孩子无理由地爱着自己的母亲。

  但是无论如何,这份感情,终究是不同了。
 
5、
  后来,阿德里亡了。
  伽罗也没心思进行思想斗争了。

6、
  灰心司令对伽罗有恩,伽罗在司令麾下浑浑噩噩地混日子,唯一能坚持的就只有自己的“道”,然而即使是这样也常常身不由己。
  再后来,伽罗遇到了那个可爱又令人敬佩的小超人。
  接下来的故事星星球人皆知。

7、
  有时候伽罗会想,自己为什么会留在星星球。
  除了小心和宅家还有什么呢?
  大概是赎罪吧。
  卑劣地、自欺欺人地以坚持正义的名义对被侵略的星球作出弥补。

  其实还是有私心的吧,不然为什么就窝在这么一个小星球而不是满宇宙地乱窜呢?
  他放不下那个沉默寡言的小超人啊。

8、
  生命圣水事件之后,阿卡斯问他:“你从来没有想过重建阿德里星球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回答道:“或许,在将来。”

9、
  复星啊。
  这件事太复杂,也太沉重。
  至少不能让直脾气的阿卡斯一个人承担。
  而伽罗呢?
  他不吝于承担责任,也不愿做出“强占别人星球”的事情。
  更何况,星际联盟的水,越来越浑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