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8)】

●小心穿越成龙历险记世界
●小心暂时掉线,分 身天邪主场
●ooc与私设齐飞
●朋友,吃 天 邪 邪 教吗:-)

八、《邪恶 天真》
  小玉简单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本来不耐烦的邪恶逐渐平静了,他问:“也就是说,本体——就是小心,没有故意抛弃我喽?”
  “你是哭着找妈妈的三岁小孩吗?”恶成龙嘲笑道,“还是担心被丈夫抛弃的怨 妇?”
  邪恶飙了句脏话,“嚯”地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恶成龙的鼻子,“找打吗大叔!”
  “来啊小屁孩!”恶成龙也不嫌和小孩打架丢份儿,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勾了勾手指。
  天真“哇”地一声哭了,一边抽噎一边抱着邪恶不让他动手,还哽咽着说话:“邪……邪恶……你说脏话……我要告……告本体……”
  “兄弟,咱消停点行吗。”善成龙好声好气地把恶成龙挑事的手一把按在了沙发上,恶成龙气得跳起来要打架。
  小玉看着正在打架的两个龙叔,又看看一边臭着脸给天真抹眼泪一边警告天真不要打小报告的邪恶,感慨颇多。

  这场事故最终以恶成龙以离开表明「拒绝合并」的态度而告终。
  “跟那个家伙合并?”恶成龙作出一个厌恶的表情。
  善成龙表示很受伤。

  而邪天这边呢。
  邪恶押着天真去洗脸了,顺便在洗手间里讨论现状。
  “也就是说本体没有我们的记忆,我们也没有本体的记忆。”邪恶把天真的脸摁在洗手台上呼啦了一遍。
  “唔唔……”天真拽开了邪恶的魔爪,泪眼朦胧地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准确的说,是本体没有来到这个星球之前的记忆。而我们,因为本体不在——或者说本体分裂成我们两个了——总之我们没有权 限,无法共享本体的记忆。”
  “这不合理!”邪恶烦躁地蹂 躏毛巾,“照你这么说,本体分裂成我们两个,我们应该和本体一样啊。”
  “我也是猜测吖,哪里知道这么清楚。而且,我们既然出现了,作为分 身的设定总归不会变。”天真洗完脸,扯扯邪恶手里的毛巾,没扯动,扁了扁嘴,眼里泛了点泪花,“最重要的一点是:本体呢?”
  “你什么意思?”邪恶一愣,毛巾被天真拽走,“难道这是本体不要我的新招?”
  妈 的 智 障!天真感觉自己快维持不住软萌小哭包的人设了,他简直想撬开邪恶的天灵盖看看里面除了[本体抛弃我]还剩下点啥。
  “老大有过抛弃你的旧招吗?”他气到连小时候[老大]的称呼都出来了,“老大最操心是你,思想最不坚定的是你,唯一对老大动过手的也是你,你咋不叫反叛呢!”
  “反叛这名字被反叛占了。”邪恶心虚地小声嘀咕。
  天真冲着他脑门糊了一巴掌。
  打完之后神清气爽。

  “等等,你刚才骂我了吧,是说脏话了吧?”邪恶揉脑门时灵光一闪。
  “没有!”天真理直气壮。
  “扯淡!别忘了我们是平等的,你刚才没关共享状态,我可以共享你的思维。”邪恶也理直气壮。
  “没、没有。”天真有点心虚地表示「我不是我没有」,并且锁了共享权限。
  “我要告本体!”理直气壮。
  “没有!”算了,理不直气也壮。
  “我要告本体!”
  “没有没有没有!”
  “我要告——”
  “呜哇哇哇……”
  “……”
  “哇哇哇……”
  “好了我不告了。”
  “嗯。”天真立马收了哭,收得太快还打了个哭嗝。
  邪恶:“……”

  不管邪恶内心是何等的卧 槽,总之天真这脸是白洗了。

  “对了,我说到哪儿了?”天真再次洗完脸擦干净后问。
  “呃……”邪恶想了想,“本体呢?”
  “啊对,我想说,咱们得想办法合并回去,不然本体就回不来了。”天真拽着邪恶往外走,“要知道,这是‘分裂’不是‘分身’。”
  “我知道。那咱得快点。”这下成了邪恶拽着天真,“拖得越久,变数越大。”

  邪恶每到这种时候总是最着急的一个呢。天真露出一个微笑,小兔子一样的红眼睛衬得他格外可爱。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