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9)】

○OOC与私设一色
○小心暂时掉线,分身天邪主场
○是混合同人!《开心宝贝》中的小心和《成龙历险记》世界!(虽然没打成历那边的tag)

九、《本体和分身的奇妙关系》
  “什么?!”by天真邪恶。
  “没错,你们合并的关键在于虎符咒,而那半个虎符咒在恶成龙身上。”老爹合上了魔法书,“这件事让你们的老爹和善成龙去办吧。到合并的时候我会来通知你们的。”
  “我也去——喔,我是说——小心至少给监护人打个电话吧,就是说一下不回去了。”小玉在老爹和善成龙的双重注视下艰难改口。
  “监护人?”天真歪了歪头。
  “哦对,你们分裂后失忆了。”小玉发现这确实是个问题。
  “老师手里应该有家长联系方式。”善成龙接了话茬,“我去给老师打个电话。”
  天真道了声谢,然后被邪恶拐了一肘子。邪恶凑到他耳边悄悄问:“本体找的监护人……靠谱吗?”
  “怎么不靠谱了?本体可是我们之间最靠谱的一个吖。”天真觉得对方的思想不可理喻。
  “你忘了本体的黑历史了?”邪恶露出个牙疼的表情,“刚激活不久的那回,失忆之后随便认爹,那可是真•认贼作父。”
  “……”谜之沉默,“这段记忆我选择性删除了,共享一下传过来吧。对了,你为什么要贴着我耳朵说话。”
  “之前你在思维里说脏话被我逮着的时候关了共享,除了咬耳朵我还有什么私聊方式?说你呢,现在,开权限!传记忆!私聊!”
  “哦哦。”天真赶紧开了思维共享,在接受记忆文件传送时忍不住打断了一下,「我……」
  「行了你不是你没有。」邪恶一边脑内交流一边拽着天真坐到沙发上等电话,「我才不打小报告呢,逗你玩玩。」
  天真有点不好意思。
  记忆接受完毕后。
  「我突然原谅你曾经的叛变了。」
  「?」
  「分身是本体的内在性格的体现。」
  「废话么这不是」
  「你看,本体叛变过,黄导还专门起了个题目叫《小心叛变》,而你是《分身叛变》。邪恶,看来你的叛变不是没有源头的。不过反叛改名叫叛逆更好叭,省的让人误会。」
  「滚犊子!」邪恶下意识地驳斥,随即反应过来,「等等,好像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次听到不文明用语,天真难得的没有打小报告的意思,他说:「大概是传送中受到了三次元的力量吧。」
  「……」
  「唔,监护人的事,到底怎么办?」
  「凉拌。先糊弄过去,再实地考察呗。」

成龙把手机递给看上去更乖的天真 ,“好了,拨出去了,等着那边接电话吧。”
  天真和邪恶老老实实地等着准备糊弄过去。
  “喂?”电话接通了。
  “你好,我是小心。”天真认真地模仿本体平淡的语气。
  “哦,careful,又迷路了?你在哪儿,我去接你。”电话那头环境嘈杂,对方只能扯着嗓子喊话,“我早就说了,不认路就不要逞强啊,男孩。”
  这声音有点震得慌,效果堪比扩音。天真把手机离自己的耳朵远了一点。不过听起来这人对本体应该挺不错的。
   “不用了,我今天不回家了。在同学小玉家住……唔……”天真的话被邪恶打断了。他看了眼邪恶。
  「小玉是女孩子,换一个人。就说……」邪恶迅速问过小玉后作出决定,「铁牛。」
  「哦对,忘了小玉是女孩子了。」天真拍了下脑袋,回答电话那边:“唔,我是说在同学铁牛家住下了,不回去了。”
  “我们的酷男孩还有住在同学家的一天?难以置信。”
  天真暗叫一声“糟”。还好,电话那头只是传出了几声调侃的笑。
  “不过很可惜,头儿说有紧急活动,今晚全体成员都得集合——全体成员。”
  小玉努力从马达和鸣笛声中捕捉说话声,她戳了戳善成龙,“这话有点儿不对劲。”
  善成龙摸了摸她的头,示意稍安勿躁。
  “集合?”天真谨慎地措辞,只蹦出一个关键词来。
  “没错,好不容易一次叫上你的大活动呢!告诉我地方我去接你。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一直以来的敌人——成龙现在和咱们黑手帮合作啦!这次活动万无一失!绝对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不是我的锅!——by邪恶天真
  向来只会坑本体的分身终于被本体坑了,可喜可贺。

  “呃……黑手帮?”小玉硬着头皮打破了迷之尴尬的沉默。
  邪恶决定不背这锅,他一本正经地问:“黑手帮是什么?”
  “……”谜之安静。
  对哦,分裂之后自带失忆buff。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