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10)】

●混合同人,开宝和成历
●分身天邪主场,小心暂时掉线
●私设如山
补发

  “我和天真直接去黑手帮是一个很好的主意,”邪恶完全不顾及自己应该被怀疑的身份,“反正有黑手帮成员这一天然的身份,直接把虎符咒顺出来就行。
  天真补充道:“如果恶成龙成功了的话,我们也可以顺便把其他符咒抢回来作为答谢。”
  “酷!”小玉欢呼,“加我一个!”
  老爹发出一声抑扬顿挫的“哎——呀”,刚想驳斥点什么,就被邪恶打断了。
  “再见了老先生,我会记住天真的承诺的。”邪恶一挥手,径直拽着天真从二楼窗户里跳了下去。
  “喔……”小玉觉得简直酷毙了,又觉得不叫上自己真是糟糕透了,折合一下只发出一声拖长调的音节。
  “现在的孩子,真是心急,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万事好商量吗。”老爹还是那副慢悠悠的腔调,“老爹只是叫他们等通知,竟然急到跳楼。”
  “……”扒拉着窗户准备跳出去的善成龙听出了老爹没有拦着俩小孩的意思,顿住了动作。他皱了皱眉,语气温和又带着坚决的不赞同:“他们还只是孩子。”
  “他们却不是一般的孩子。”老爹不紧不慢地擦了擦眼镜,“比你——或者比我——想象的还要不一般。”
  善成龙一时语塞。
  “所以——”拖完长腔,老爹伸手迅速地冲善成龙脑袋上抽了一记,“还不快去阻止恶成龙,难道你真要指望两个小孩吗!”
  “啊嗷——知道了老爹。”善成龙揉揉脑袋,从窗户上跳下来准备走。
  “还有一件事——”又抽一记,“老爹要好好研究,不要让那个什么区的人打扰。”
  “嗷——好的老爹。”
  “还有一件事——”
  “嗷——”
  “还有一件事——”
  ……

  天真邪恶呢?
  他们坐上了出租车。
  “去黑手帮。”邪恶对司机说。
  “……”司机一脸看中二病少年的表情。
  “抱歉,他开玩笑的,地址是——”天真报了个地名。
  邪恶撇了撇嘴,私聊:「你哪儿来的地址?」
  「刚才给监护人打电话时问的碰头地点,他说要去那儿接我。」天真眨了眨眼睛。
  邪恶安静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抓住了天真的手:「停!不行!我们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监护人,那家伙貌似跟本体很熟稔,我们一去保准露馅儿。」
  「那还有什么办法?」天真反攥住邪恶的手,「不去连符咒的影儿都瞅不着。大不了到时候再逼问嘛,严刑逼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话貌似是我的风格啊……」邪恶的表情夸张地惊恐,「天真,原来你是这样的天真。不,其实我才是天真、你才是邪恶吧吧!」
  「天真不一定无邪吖。就像好人不一定是圣母。」天真冲他露出一个无邪的笑,看上去乖极了,「或者邪恶不一定坏?」
  尽管本人没多想,但这话确实有点一语双关。
  也不知道那个是表层意义,那个是深层意义。
  邪恶低下头,不再搭理他了。
  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突然不被搭理的天真一脸懵逼。然后——
  “哇”地哭出了声。
  这下轮到邪恶懵逼了:我就思考了下人生,发生了什么?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