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粗心】取钱记(上)

●第一人称注意
●ooc注意
●粗心那么可爱,写他的人好少_(:з」∠)_

  我老老实实地坐在银行的椅子上转圈圈。
  原因是旁边的蒙面大叔在掏 枪时一不小心拐着了我的椅子,一条腿的、可旋转的椅子就很自觉地转了起来。
  转得我有点晕晕乎乎的。
  不过是可以原谅那位蒙着脸的大叔的,毕竟谁没个失误的时候。好吧,其实还有一点原因是大叔有双红眼睛,暗红的,很亲切——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弟弟。
  然后我耐心地等到椅子停下来,接着对银行职员说:“大姐姐,我真的忘记密码了呀。”
  职员姐姐抱着头缩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她看着我,终于抖着声音说:“快……快蹲下……”
  啊?
  为什么啊?
  还要帮博士取钱呢,我可是个能帮大人做事的大孩子了。
  脑袋突然被敲了一下,抬头一看,是淘汰很久了的星星球军队制式步枪的枪口,它的主人是那位蒙面大叔。
  “想死吗,小子。”大叔冲我笑了一下。
  这大概就是甜心说的“狞笑”了吧,很丑。我在心里评价,但没有说出口,就像不能说花心肤色偏深一样。
  于是我只是诚实地摇摇头:“暂时没想过。”
  大叔看上去很生气,但看到我正脸时往后退了一步,好像挺惊讶的。
  为什么呢?

  我歪了歪头,又正回来。
  唔,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忘了。
  哦,我是来帮博士取钱的,这可不能忘,信誓旦旦做好保证了的,一定要做到。
  我抬头,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是淘汰很久了的星星球军队制式步枪,款式落后,性能不佳,但是根据国防部的最新研究,只要稍稍改动……
  我的手有点痒痒。
  等我回过神来,蒙面地大叔的枪已经被咔嚓咔嚓地改装好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对他说:“对不起啊,一看到武器就想改装,老毛病了。”怕大叔生气,我急忙解释,“它现在可厉害啦,一般人都躲不开。”
  大叔沉默了半晌,艰难地开口:“一般人躲不开,你呢?”
  我实话实说:“躲不开。”
  “很好。”大叔点点头,抬枪对准我的脑袋,“不许动。”
  ???发生了什么?我这回又忘记了什么吗?
  我一头雾水。
  大叔笑了两声,听上去很得意。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抱头蹲下的人群,眯了眯眼,问道:“大叔,你是来做什么的?”
  “除了抢银行还能干嘛!”大叔又拿枪口敲了敲我的脑袋。
  “哦,原来是坏人。”我点了点头,从一条腿的椅子上蹦下来。
  大叔后退一步,喝道:“老实点,你自己说过躲不开……”
  他的话噎在了嗓子里。
  一把聚能炮离他的面门只有十厘米。
  我稳稳地扛着比我还宽的聚能炮,老老实实地回答:“对啊,所以我没想过要躲。”


不知道有没有(下),看有没有时间吧。
抢匪大叔是怪叔啊,对他和小心如出一辙的瞳色念念不忘。

评论(1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