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粗心】取钱记(中)

○预警:突变第三人称
○内含(我自认为粗心会说的)天真的大道理
○怪叔算半个主角
@林勺是条银龙鱼 点梗成催更,我的错_(:з」∠)_可能会有和期待中不一样的地方,(下)篇会尽快赶出来,那篇会回归粗心第一人称的。

  都说警察总是姗姗来迟,实际上也是因为情况发展太快。
  比如现在。
  “里面的人放下枪……”机器人警察举着大喇叭冲银行喊。
  粗心看到警察叔叔来了,眼睛一亮,他扛着聚能炮没动,和善地对抢劫犯说:“大叔,警察来了,我觉得你可以去自首了。”
  抢劫犯大叔自暴自弃地扯下头罩(露出里面的开心超人面具——路边摊上五块钱一个的那种——用作双重保险),把枪扔到地下,又泄愤般一脚踹得老远。“你怎么不把我押过去?”他问:“自首好像能减点刑吧?”
  “你不是坏人。”粗心笃定地回答,“我看得出来。”
  “像我这样的都不是坏人?”大叔嗤笑了一声,“那世界上也没坏蛋了。”
  粗心皱着眉头想了好长一会儿,又直视着对方暗红色的眼睛看了好长一会儿,嘟囔了一句:“我就是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
  小超人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世界上本没有坏人,只有做错了事的人。”
  大叔看着小超人澄澈得望见底的眼眸,半晌才吐出话来:“你们超人都这样吗?”
  他的话被淹没在一片喧哗中。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

  “放开你手中的人质!”一脸正气的警察指挥着同伴包围银行,并尝试与犯罪嫌疑人沟通。
  幸运的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变故,满银行的人质都逃光了,只剩下嫌疑人挟持的那个。
  可怜的先生,被一门大炮指着,一定很害怕。警察悲悯地想。

  “大叔,你刚才说什么?”粗心问。
  “没什么,”大叔敷衍道,神情里有点妥协的意思,又嘟囔道,“我还从来没投过降。”
  粗心露出一个鼓励的笑,“不,这不是投降,而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遵守法律是星星球每个公民的义务。”
  “我可不是星星球公民。”大叔低声道。一扭头,他突然看到了银行柜台里探头探脑的娃娃脸同伙,那个傻小子着急地冲自己打手势,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来。
  眼里闪烁的动摇与妥协消失不见,他低声道:“我可不是星星球公民。”
  他对小超人露出一个假模假样的笑:“带我去自首吧。但我怕他们要政绩,不分青红皂白就……”他耸了耸肩。
  “要相信警察叔叔呀。”
  “好的好的!”大叔不耐烦地打断小超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傻小子同伙,用眼神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大踏步走向被警察包围的门外。
  粗心抱着聚能炮小跑着跟上他。炮口好巧不巧地正好对着大叔。

  大叔推开门,侧身让出空间以供粗心出去。然后从兜里掏出烟雾弹,拔插销,扔出去,回旋退回门内,反手关门,一气呵成。
  他马不停蹄地冲向柜台,单手把娃娃脸同伙拎起来,夹在胳肢窝底下,“出口在哪儿?”
  娃娃脸指了指被警察包围的门口。
  “我是说我们的逃跑路线!”大叔没回头,照着这傻小子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哦哦哦,右转。”娃娃脸捂着脑袋,然后,他慢半拍地发出一声抑扬顿挫的音节,“啊哦。”
  “怎么了?”
  “将军,你刚才扔的,是烟花——我们过年刚买的,灯泡公司的‘战争与和平’系列,粗心超人研发并授权的……”
  听到烟花两个字,大叔僵硬的回头看门口。
  烟花窜上天空炸开,白亮得刺眼的光被天空吞没。
  出乎意料的是,小超人被警察团团围住,看上去茫然而无辜,乌泱泱的人吵吵嚷嚷,反倒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真正的犯罪分子。
  “将军?”娃娃脸止了话头。
  “有人做了替罪羊。”
  “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趁机跑呗。”他换了个胳膊夹同伙,顺手从未交易完的柜台上抓了把钞票,“我们可没时间心疼那个可怜的超人。”
  “我们可是反派。”他自言自语,“没错,我们可是反派。”
  “将军,你在说什么?是说欠的水电费终于有着落了?”
  “是说市区放烟花拘留十五天,笨蛋!”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