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

五、《记忆碎片》
  清晨,一缕清辉穿过窗帘的缝隙,落入房间内。
  这几天小心心情不错,任谁在阔别两个月之久后回家心情都会不错的,唔,“家”这个字用得越来越顺了。
  前几天瓦龙老大已经把小心的一系列假证都办好了,入学手续也办完了,今天是上学的日子。
  拉开衣柜,看到满柜子一模一样的黑色战斗服,心情更好了。谁让他对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意外地在意呢,简直像执念一样,真奇怪。
  抱着魔方推开房门,小心突然记起自己原来有个睡觉吮手指的毛病,但是自从抱着魔方睡之后,因为腾不开手,反而改掉了这个坏习惯。
  回忆就此中断,头又开始疼了。
  揉揉脑袋,小心跟抱着小熊玩偶路过的拉苏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小心的话断在了嗓子里,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道白光,他脱口道:“甜心?!”
  “啥?!”拉苏被雷得倒退好几步,一下子把自己砸到了墙上。
  “抱歉,拉苏。”小心恍惚间想起在这里[甜心]和[宝贝儿]一个意思,他再次揉揉隐隐作痛的脑袋,“因为你的小熊好像让我想起了什么。”
  “哦,没关系,找回记忆是好件事。”拉苏挠挠头,又挤眉弄眼地问:“那声[甜心]指的是谁?女朋友吗?”
   “那是我姐姐的名字,”单纯好不作做的小白花小心回答道。
  姐姐,甜心,床头有一只玩具熊,喜欢粉色,绿头发。小心揉着太阳穴,前去洗漱。
  还有一个喜欢照镜子的哥哥。小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瞅见角落里的三枝干花。唔,一共有三个哥哥。
  课本被提前带回来了,小心到公用书房里去拿课本,意外从书橱底下发现一摞垫橱子脚的废纸,仔细瞧瞧是一摞沾满灰尘的物理学论文,署名拉苏。拉苏还蛮厉害的,不过我记得我有一个武器专家哥哥和机械师父亲。小心拍了拍灰尘,把它抽出来放到一旁。
  和阿福切磋了几招,期间忍受着阿福的大喊大叫,周说的一点都没错,就是不知道阿奋说的“骚话王”是什么意思。同样是力量型战斗人员,我家大哥就没那么多花招。小心扶了一把阿福,准备吃早饭。
  早餐是黄油面包和牛奶,一看就是在外面买好了直接吃的。小心抿了口牛奶。记得原来的早餐是宅爸爸做的,有时宅爸爸搞发明忘了时间,男孩们就会叫外卖,邮差先生速度很快,完全可以在甜心做完饭之前送到。当然,甜心做的菜还是男孩们平均分配了,谁也不忍心让唯一的女孩子伤心嘛。
  还有某人,在当年“三年不吃饭,一吃顶三年”的阿德里能量块军粮的荼毒下,除了过年过节基本不上餐桌。不过在市场买菜方面很有心得。
  这个人是……
  是谁?
  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
  小心浑身一震,握着玻璃杯的手骤然收紧,“咔嚓”一声,杯子碎裂,玻璃碎片和牛奶四处迸溅。
  “抱歉。还有,抹布在哪里?”小心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牛奶,又摊开右手看了一眼魔方,很好,刚才失控时也没有用力握魔方。
  唔,魔方……
  脑袋突然前所未有的疼。
  “不用道歉,先去洗把脸。”瓦龙放下了报纸和咖啡,“你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没事,不妨碍任务。”小心深吸一口气,跳下椅子,去洗脸。
  “上学而已,太认真了吧。”周表示难以置信。
  “他认真的不是上学,而是‘任务’二字。”黑虎阿福冲着周嗤笑了一声。
  特鲁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慢吞吞地站起来,去厨房拿工具替小心清理了玻璃杯的残骸。

  谢过了特鲁,小心由阿奋带着去了学校。
  车里放着有一定年代感的旧音乐,阿奋一边扶着方向盘一边说:“我亲爱的酷男孩,想要交朋友,就要多笑笑。你会受到女孩们的追捧的。”
  小心认真地考虑了很久,扯出一个笑脸。
  阿奋从后视镜里瞟了一眼,手一抖差点把车栽壕里。他颤颤巍巍地改口:“你还是原来那样更好。”
  小心叹了口气,恢复了面瘫脸。
  阿奋感觉后座上浮起了一层怨气【并没有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