霡霂

沉迷开宝
全员厨无所畏惧_(:з」∠)_

最近肝会考,悄悄失踪_(:з」∠)_

【我叫你一声反派你敢答应吗(11)】

●混合同人,开宝和成历
●分身邪天主场,小心暂时掉线。
●实在肝不动了,魔方伽露个脸,下章黑白伽正式出场
●私设如山,尽量贴近开宝原作
●妈耶都到11章了,害怕_(:з」∠)_

  胡乱拿手套给天真擦了眼泪,邪恶感觉摊上这么一个伙伴简直生无可恋。
  “你们兄弟俩感情可真好。”被哭声吵到的司机笑呵呵地说。
  “哦。”邪恶死鱼眼。
  天真一脸赞同地点头。
  邪恶看了想打人。
  于是他就打了。:-)
  天真摸着头上的包抽了抽鼻子,被邪恶一句「办正事 」噎住了。
  邪恶是大坏蛋!
  委委屈屈的天真还要兢兢业业地告诉出租车司机改换行程,找一个电话亭停下。
  “电话亭……得倒回去啊。 ”司机提醒。
  毕竟这样刚才的路就白走了。
  邪恶漫不经心:“没事,回去就行。”
  “得嘞。”

  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到了红色的电话亭前面。
  邪恶推开车门就往外走。
  “忘记车费啦!”天真在后面喊。
  邪恶撇了撇嘴,走到驾驶座旁边,敲了敲车窗示意降玻璃。
  司机不明所以地降下了车玻璃。
  邪恶一把揪住了司机的领子,一本正经地说:“打劫,把钱交出来。”
  司机:“……”
  邪恶瞅了眼他的表情,了然,另一只空闲的手敲了两下车身,然后“哐”地一声砸出个洞来。
  司机:“……!”乖乖掏出钱包。
  邪恶接过钱包,松开揪着受害者领子的手。
  将钱包握在手里转了几下,又把它扔给司机。
  “车费。”邪恶言简意赅。
  司机:“……”
  车费没讨到还坏了车子。
  心累!
  现在的小孩脑回路都这么清奇吗?
  到底打不打911,这是个问题。

  “你等会儿。”天真拽住邪恶,然后啪嗒啪嗒地跑到司机那儿去,手足无措地道歉。接着掏出一张银行卡说要赔偿。
  司机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张花里胡哨的银行卡——还写着星星球国家银行,一看就是小孩玩游戏用的。
  天真迟疑道:“你们这儿……不收星币吗?”
  司机面无表情,要不是那个-抢劫司机-又还回来作为车费-还把他车砸了-的灾星在旁边虎视眈眈,他估计要骂人了。
  天真垂死挣扎:“那……也不收星际联盟通用货币?”
  司机面无表情,依然想骂人。
  天真泪汪汪地掏兜,希望本体能随身携带巨款。
  哎嘿!还真带钱了!
  天真老激动了,然后——先翻邪恶这个罪魁祸首的口袋!
  邪恶无所谓地举手让他搜。
  天真搜完了,看着手里厚厚的一叠绿票子担心不太够,又搜罗了自己身上的钱,一块儿递给司机。
  司机感觉自己被馅饼砸中了,晕晕乎乎地听那小孩再次道歉,晕晕乎乎地看他们走远,晕晕乎乎地踩下油门离开。回家后,两眼放光的司机:咦?为什么这两张的编号是一样的?还有这两张,这两张……所以,假币?
  司机又在考虑要不要打911。

  电话亭。
  天真打算直接打电话向监护人问出黑手帮地址。
  “可惜不能让人领进去了,那才是真方便。”邪恶惋惜道。
  天真“嗯”了一声,拿出一张纸币,推开电话亭的门,顿了一下,又推开门垂头丧气地走出来。
  “这是投币的,需要硬币。”天真叹气,“之前搜你口袋时一个钢镚儿都没找着。所以咱还得大老远地去换零钱呢——等等!”
  他拉开了外套的拉链,露出里面的料子。“我刚才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看来里边儿是有暗袋的——哟,还不少。”
  “还真有个硌人的东西。”邪恶抬了抬胳膊,干脆把自己的外套扒下来,掏兜,还颇为嫌弃道:“本体品味就是不行,战斗服还好,但也架不住天天穿啊!在这个星球还订了一身一模一样的,啧啧,质量果然不如星星球。还有外套,好不容易搭个非战斗服还那么丑……”
  丑吗?还挺好看的啊。邪恶的品味是个飘忽的东西,算不得准的。天真对自己说,还点了点头。接着翻兜。
  “咱们可以把虎符咒送给宅博士呀。”结束了关于衣服的言论,邪恶突发奇想,“你看,钱币可以复制两份,衣服可以复制两份,连人都可以复制两份——”
  邪恶的话戛然而止。
  “东西是别人的,我们不能——”
  天真的话也戛然而止。
  他们面面相觑。
  他们手中,各握着一个蓝莹莹的魔方。
  暗袋里那个硌人的东西,就是这个。

  是哦,钱币可以复制两份,衣服可以复制两份,连人都可以复制两份。那么伽罗也能复制两份。

.
.
.
TBC
.
.
伽罗可算出场了。_(:з」∠)_
关于邪恶的抢劫吧,其实我是参考了原作的。原作是邪恶进服装店,换了一身小西装之后被要求付款,然后邪恶就一砸桌子说抢劫,抢完了再把抢来的所有钱推回去,意思是付款。至于桌子有没有被砸坏他就不管了。
他咋那么可爱!

评论(11)

热度(25)